从 Super XJ 到末日重生(下)

(四)

我一听到「区区四十九」的节目概念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节目。创意十足之余,还很 clean。不需要复杂的机制就能达到节目效果。

「波站」的上半部,我累倒在会议室里,耳边尽是营员的欢乐声。单看负责人很认真把末日纸币印出来,就觉得很搞笑。这环节的游戏都很诙谐,连站名也很无厘头。简简单单的游戏,就能让营员投入其中。坦白说,「波站」受欢迎的程度,是我始料未及的。在阳光灿烂的下午进行,那画面竟是如此的明媚。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tanding, cloud, sky and outdoor

撇除有 Sunway 加持的「太阳帝国」,「波站」和「区区四十九」应该算得上是今年全国营节目组的镇组之宝吧。

「被拆散的时间」和「杀戮」我都在偏远的地方担任站长,所以并没能很好的感受环节的气氛。「被拆散的时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玩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的营员竟然乐于接受吃柠檬、橘子的惩罚。柠檬所剩无几,营员还和我讨价还价要吃柠檬。「杀戮」的概念其实很不错,可惜我被派去当监狱长,没看到礼堂内的情形。

「无限轮回」是修改很多次的游戏,雏形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和邻居学二代的想法好像是要把 Killer 桌游变成大型游戏。省去复杂的猜心游戏,换上杀人卡;为了让被杀得人有翻盘的机会,所以有了复活卡;因为不懂怎么处置被杀的营员,灵机一动想出了守护卡。于是,就有了「无限轮回」。一开始我们担心这款游戏会很冷场,毕竟属于比较策略型的静态游戏。结果,营员把这三种卡玩得淋漓精致,现场各种纵横联盟,偶尔还有上演背叛戏码,最后形成第一组和第十八组两大阵营。

卡片是邻家小妹妹设计的。据说下了一番功夫呢。
卡片是邻家小妹妹设计的。据说下了一番功夫呢。

太阳帝国之前卖牙刷的环节,由于巴士没来接我负责的组到 Sunway,让我气得半死。所幸在这个技昌明的年代,偏远的地方都能叫到一辆 Uber XL 过来载我们。虽然很想看看营员如何玩我有份设计的游戏,可是因为要赶着回营地准备晚会,所以作罢了。路上还因为太累,还要劳烦瑶瑶帮我开车。感谢太阳帝国的其他负责人,他们比我更会玩,可能比我更适合主持太阳帝国的大局。

晚会和营火,是我在全国营里最大的挑战。以往在筹备其他营会的时候,我都会把晚会丢给其他组员。然而,有道是报应不爽,这次组长就把我列为晚会负责人之一。

如果说晚会,至多是我不太擅长的环节,营火则是我没有碰触过的领域。虽然说还有「纵火犯」帮忙我,但是我就是对于完全没有概念的节目很没有安全感。从筹备阶段开始,我就为了材料的事情烦恼。一直到入营为止,还很担心火架能不能起好、火种到底管不管用、枯枝够不够、火势最后能不能变大。这种焦虑要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我回到营地看到营长、调酒师连同「纵火犯」把木材架好,才停止。

财政和另外两个小瓜则是忙着 Bazaar 的事物。百忙中把猫头鹰推出去当主持,看到她玩得得心应手后,就很干脆地把主持交给她。

一路上麻烦了音响,真是抱歉。表演者都干得不错。最后被迫调整表演流程,把子文的表演移到分享会。到现在还是觉得对不起他。

第三天晚上都在赶流程,导致很多环节匆匆结束,营火也只烧了半个小时。可是,个个环节都是扎扎实实的,营员也玩得很开心。我现在还记得看到火燃起来的那一刻,那是连对组长的怨气都能烧得干干净净的烈焰。

(五)

如果说这个营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应该是没有跑到工委室找人哈拉吧(其实我也不敢去啦,心虚……)。

除了重新认识几位之前不熟的学记外,认识到几个小瓜也算是收货之一吧。青春活力、活蹦乱跳的小瓜啊~虽然他们不少让人批评,可是各自也有自己的强处,也很好使唤。希望他们成长后,能够驾驭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吧。

沟通能力一直是我深感缺憾的地方。真希望那么多工委中,往后还有一两位能保持联络的。无法联络,偶尔能在某些情况重逢,也是挺好的事。

多希望自己有植木的再会之才

(六)

正如我弟弟说的,全国营结束也是一代学记的结束。28 岁办中学生的营已经很扯了。不可能再有下次了吧。

前些日子,工作上出了一些状况,虽然已经上回轨道,这件事却诱导我重思自己的职业规划。全国营里的种种情况,也让我反省很久很久。

相比其他人用热血的姿态迎接之后的人生,奔3的我其实有另一番感触。就好像营的背景故事,是介于末日之后重生之前的时代。我的人生已到下一个阶段,我是时候想想该怎么「重生」。

 

从 Super XJ 到末日重生(上)

七年前,世界上的超级英雄接二连三失踪,英雄组织无奈之下紧急训练一批超级学记,以对抗恶势力。

七年后,世界毁灭,文明倒退。末日已到,重生未来,渺小的人类挥别过往的光辉,卑微地生存下来,直到有一天雪隆部落闯入某个遗迹。

(一)

为什么要回去办营,是我无法回避的问题。想来想去,或许……或许……我是个很得空的单身狗。

又或许,我两个弟弟和邻居一家都是学记,所以很容易跑回学记圈子里面。毕竟和他们出来喝茶,开口闭口都是学记。这种情况要等到邻家小妹妹彻底和学记脱节后,才会停止吧。

又或许,在职场混得疲倦了,想找别的事情做做。所以,全国营和马新营纯粹是一种 retreat?到底是哪边脑袋出了问题才会把办营当做 retreat 啊。

又或许,想看看某人。

最大可能:以上皆是吧。

(二)

「七年后再办营吧!」2010 全国营和相熟工委开的玩笑,从来没想过会成真。当年的团队早已经各分东西。那个很会编手语的学妹怎样了?当年帮我处理晚会的得力助手,据说在纽西兰过得很好。负责 Amazing Race 的家伙目前在新加坡。某个组员,在 2017 全国营可是很受小瓜欢迎的老家伙。

去年马新营的节目组组员,也只有一个加入全国营。本来还期待能和他们再次办营。

浏览 2010学记全国营专页 发现到点赞的人数竟然比  星洲日报《学海》雪隆区学生记者 多的时候,其实有暗爽一下。学弟学妹,你们不要输给化石啊。

对于是否要加入节目组,我曾挣扎一番。最后一个营,尝试新的组别是否会好一点?后来,我还是加入了节目组,因为里面有我觉得很有趣的人。

邻居学二代是个强人,平时和他常常吹水,却从来没有机会和他合作,这次总算如愿以偿。

组长是个很干练的人,从她平时的处事方式就可以看得出。虽然有一点固执,无可否认的是她把整个节目组带得很好。领导能力和控场能力也不是盖的。算是全能型的节目组啊~

(三)

雪隆区办全国营,往往很多实验性质的游戏。因为,闯关太普通了。这种精神的源头,应该是 17、18 届坚持学记办营要办得比雪隆其他组织还要出众的执念。2010年的全国营,当时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没想到 2017 年的全国营,学记能再次有突破。而且是全面性突破。

2017 年的全国营组织架构上比 2010 年的松散组织来得更有条理,走的是(相对)纪律分明的路。高层严格遵守自己的订下的条例,会议不脱离议程,会紧追各个小组的进程。

2017 的火锅膳食,完败 2010年的烧烤。七年前,还没有几个全国营的设计组有心思为每一区设计象征,所以当我们设计的各区超人一字排站开的时候,很受各区喜爱。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不知道是否受到了 Myiin 在马新营的表现,今年那比人还高的图腾和精美绘纹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Image may contain: night and indoor

更不用说词曲创作和宣传组了。连 MV 都做了出来。

所谓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就是指这种情形吧。

(待续)

 

 

为什么马来西亚很多的 Pokemon Go! 补给站 Pokestop 都是拿督公?

如有 Ingress 前辈或是 Pokemon Go! 高手路过,请恕小弟班门弄斧。

Pokemon Go!在 8 月 6 号开放让马来西亚玩家下载,一时间各地地标都充满人群。

Pokemon Go! 里的补给站 Pokestop 通常为当地著名的地标。可是很快的,玩家会发现游戏里还有一些古灵金怪的地标。台湾有电箱、泰国有小佛像,而马来西亚有拿督公。除了用拿督公来当游戏站让人忍酸不禁外,千奇百怪的名字(比如干脆用 NTK 来表明是拿督公像)也让人疑惑。难道 Niantic 取名方面也用上了心思?。

Source : 光华日报
Source : 光华日报

媒体也有报导这个现象:

出现宗教场所宠物精灵特爱拿督公庙| 光华日报

七月到?Pokémon Go补给站都是土地公、拿督公、神庙?!

首先,科普一下。

什么是拿督公  (Na Tuk Kong)?

NTK2

拿督公是马来西亚特产。是当年华人南下马来亚、沙巴和砂拉越后,于本地诞生的神明。整体来说,拿督公的功能和土地公一样,掌管该地方的四季和睦。拿督为 Datuk (Dato) 的音译,本意为马来苏丹册封的爵位。拿督公相当于本土化的土地公,冠马来名,却保佑本地华人出入平安。有些家庭祭拜拿督公的时候,还碍于拿督公是本地人(马来穆斯林),皆不供奉酒和猪肉。详细资料可以看看这篇 wiki : 拿督公

至少在马来亚半岛,华人久住的地方,都有几所拿督公庙。

 

那为什么 Pokemon Go! 把以拿督公的位置设立 Pokestop?

这就不得不说到 Pokemon Go! 开发者 Niantic 发迹的故事。

对很多人来说 Niantic 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然而 Pokemon Go! 之前,Niantic  还有一个游戏 : Ingress

Ingress
我还是等级五的时候

Ingress 是 Niantic 第一款地理位置游戏(Location Based Game),简单来说就是要玩家到处走动才能进行的游戏。Ingress 简单来说就是要玩家在各地的能量塔 Portal 上演攻防战的游戏。背景故事不多说,有兴趣 Google 去。游戏里面分成蓝绿两军,主轴就是要争取最多的地盘。玩家占领 portal 和打爆敌人的 portal 都能获得经验值。

游戏界面(献丑了)
游戏界面(献丑了)

我个人猜想,Niantic 在设计 Ingress 的时候面临一个谁都想到的问题:如果只用 Google Map 上的地标的话, portal 的数量实在太少了。再加上地理位置游戏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玩家走平时不会走的路,去平时不会去的地方。啊如果只用 Google Map 的热门地点话有什么意义呢?

那年正好是 2014/2015,Crowdsourcing (众包)正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于是 Niantic 就用了众包的方式,开放让玩家提交地标的功能。只要符合以下几点的地标都能成为 Ingress 里面的 Portal:-

  1. 有历史、故事的地方、物件
  2. 具有艺术价值的地方、物件
  3. 有名的建筑物
  4. 和本土文化相关地标
  5. 旅客会有兴趣的景点

拿督公正好符合第四点!由于很多地区遍地拿督公,各个 Ingress 玩家为了经验值和战略价值(在自己的活动地区开多点 Portal)纷纷把拿督公提交给 Niantic。

于是以穆斯林为多数的马来西亚,最常见到的 Ingress Portal 竟然是拿督公!

所以到底和 Pokestop 有 X 关系?

Pokestop 就是 Ingress Portal 转化而成的啊!Niantic 通过 Ingress 玩家在各地收集的当地资料,开发了如今风靡全球的 Pokemon GO!而当年服务 Ingress Agent 的拿督公,也用来庇佑神奇宝贝训练师。

比如这间庙就由 Ingress Portal 变成 Pokestop 啦!

Ingress3

Pokestop

 

可惜 Niantic 在 2015 年 9 月已经关闭 Portal Submission 功能,目前玩家是无法增新 Portal 和 Pokestop 的。这些网上无法查到、Google Map / Bing Map / 百度地图都没有的当地资料正是 Niantic (暂时)远远领先其他游戏公司的资本。

2016年元旦

2014 年向2015 年交棒的那一刻,我不在人群中倒数。也没有一人窝在家,而是跑去当义工了。当时,也不知搬了多少箱水、经手了多少干粮、见过了多少千奇百怪的衣服。正当双手虚脱之际,不知不觉就进入 2015。

今年马来西亚经过半年的烟霾之苦,老天爷没有重演去年的水灾。我也窝在家里,无所事事玩着新买的游戏。

活了26年,也知道所谓的新年愿望是骗自己的。不如就让 2015 自己写下对未来的自己要说的话吧!

  1. 切记!你没有工作狂的命格!
    2015 年是忙碌的一年,我全面进入工作狂的状态。结果因为心神过度疲劳,到年中之后竟然产生工作怠倦,工作效率可耻地不升反降 (未来的我,这点你一定要做笔记)。

    虽然我成功用一年的时间和精神换取加薪,想想一下也是挺有成就感的,可是长久下去工作热忱会枯竭的。我很佩服可以连续加班把自己当成 7-11 也不会倒下的人,可惜我似乎不是这种人。别为了升职,而把自己变成企业僵尸。

    勤劳或许是种态度,把自己变成永动机可能是我等凡人不具备的特异功能,强求不得。

  2. 多和朋友聚聚
    当年一穷二白的我们都能翻转世界,没有理由现在袋子有点闲钱的我们玩不到什么花样。能喝茶就喝茶,能旅行就旅行。让多年前的冒险有续集,至少来个特别篇
  3. 多想想未来方向
    记得三十岁之前要长途旅行吗?屈指一算,还剩三年几个月。还有,如果要读研就要做准备啊!所以民宿到底是开不开?给企业界养胖的你,有那个骨气和潇洒吗?

    一开始想说见步走步,不知不觉就快走到三十大关。未来的我,未来到底要干嘛啊!你给我理清思绪。

  4. 处事圆滑一点
    别那么容易让怒火攻心。不说谎不隐瞒,也不代表就把原话抛给对方。同样的事情,不同的表达方式,效果会不一样
  5. 感情方面做到无愧于心
    一年多前在感情方面扑街后,是时候再站起来。
    对感情,不强求,也不怠慢。
    随缘,也要争取让她看到自己的机会

最后,祈祷 2016 年的我能记得这些话。

海。浪滔滔民宿(胡须港 Sungai Janggut)

海滩

年尾长假,不甘宅在家里。所以临时临急到处找本地景点的资料。马币下滑,花钱出国玩我会心痛。

最后我抄了 My Road Planner 的行程,决定去海。浪滔滔民宿。民宿两天一夜的 Peak Season 配套: RM 189。

老渔村

老渔屋

“这件房子值 RM 48,000,附上一艘小渔船。”民宿老板的爸爸带我们游河的时候,指着沿河的残旧老屋。

胡须港的房产价格低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那间沿河渔屋比我的新车还便宜。这里还采用古老的捕鱼技术,渔船也不是城市人熟悉的现代化渔船,充其量算是大一点、装有引擎的舢板。

渔船

民宿老板的爸爸接下来诉说的是每个偏远小村都上演的曲目。父母辈耗尽心力,花了大半辈子终于置了产,结果子女无意继承家业,纷纷往城市跑。房产家业只能廉价抛售。胡须港在老先生年轻的时候,有多达三十至四十户渔家,现在只剩下不到十家。

附近的城镇只有在佳节时期才记到胡须港买新鲜海产。

Sg Janggut 1
胡须港海景
Mangrove
海水上涨,掩盖红树的下半部。

Mangrove

一片红树林就是一个精密的生态环境,它是海洋生物和海鸟的避风港。图内躲在红树上的白点就是白鹭鸶。

海滩

海滩

胡须港不是典型的度假胜地,所以没有华丽的酒店,没有高级享受,也没有专人细心经营的海滩。在这里,游客不是高高在上的消费者,倒像借宿的过客。这里没有耀眼的景点,处处却是原汁原味的马来西亚。和兰卡威截然不同。

原汁原味的牛粪
原汁原味的牛粪

民宿老板带我们去捡贝壳,以做风铃。他特地吩咐要选破损的贝壳,把完整的贝壳留给寄居蟹。

Seashells

红树林

胡须港附近都是红树林。据老板说,目前在亚洲区域内,马来西亚的红树林还算是保存到比较完整。红树的树汁是红色的,红树因此而得其名。古人常常破树取汁,浸泡过红树汁的渔网比较坚韧。红树林横盘交错的根部,给予浅海生物的产卵空间和避风港。

红树林不像热带森林,充满野生动物的叫声。可是只要细心观察,就能发现这里也抚育这很多生物。在民宿老板的指导下,我们在红树林内挖招潮蟹。

Crabs
照片来源:碰巧遇到的学妹

把招潮蟹放回泥上,它们很快就钻入泥内,很可爱。

 

又喜欢一个人

为什么又说‘又’
为什么又说‘又’
二当家:为什么又说‘又’呢?

 

活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应当对自己的感情有所了解才是。至少要分得清楚自己对某女生是喜欢还是纯粹好奇,不是?

处理感情一向不是我的强项,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喜欢上一个人,至少短期来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喜欢就追啊~想那么多干什么?”很多人,无论男女都会怎么对我说。其实我也没有想太多,因为喜欢她,所以想尽办法找机会和她相处,是很自然的事情啊!可是与此同时,检验自己的‘心’不是也很重要吗?如果搞不清楚自己对那女生的感觉,追到手了才是麻烦的开始吧?

最近又梦到她。

Bersih 4.0 前一天

我向来不出席集会,虽然每次都很犹豫。不参加的原因有几个:-

  1. 我讨厌人多的地方。平时 PC Fair 我都不去。
  2. 参加聚会不是展示爱国的唯一方式。
  3. 我不认同这次集会的一部分呼吁。尤其是要纳吉下台,那种换汤不换药的声音。
  4. 公司对于 Bersih 的立场十分暧昧,我不太确定会不会给人暗中来,虽然几率很小。

当然,净选盟举办的 Bersih 4.0 还是以改革选举制度、争取人民集结权利、巩固(真正的)议会式民主等为先。

坏就坏在现任首相纳吉。纳吉自从上台之后,从蒙古女郎事件一直到 7 亿美元丑闻,他处理收尾、安抚民心的手段实在不堪入目。如果把纳吉的功过相抵,其实他和马哈迪不相上下,无奈纳吉的任期处于电子时代。马哈迪控制媒体以打压异己的方法,在这个网络媒体满天下的时代,纳吉无法复制。所以,就造就了纳吉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烂的形象。

至于马来西亚经济,我保持中立。马来西亚的经济前景不明,目前不上不足、比下有余,离崩溃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对于马来西亚不久就会等同希腊的言论,我觉得言过其实。

“Garbage in, garbage out” 是我踏入社会大学起一直听到的话。马来西亚根本就不是 GIGO 的问题,而是整个系统就是专为垃圾而设,因此不管你丢什么材质进入这个系统,系统都会去其精华,把糟粕留给你。政党内部,抱有理想的人无法上位。朝廷中,落力发展国家的人没几个。整个选举制度选举划分不公,城市选区几票甚至十几票才有乡区一票的重量。议会权利划分胜者全拿,弱势群体往往无法获得重视,小党也无法获得发展的机会。

以上是我认为马来西亚的毒瘤,是系统不是个人。

如果 Bersih 4.0 为政党和纳吉下台的呼声所骑劫,我这个内向的人实在提不起劲上街。与其参与治标不治本的游行,当键盘战士没什么不好啊~而且我至少会是个乖乖缴税、按时投票、顺便贡献 EPF 的键盘战士叻!

好死不死,Bersih 前两天上网搜搜新闻和评论。看过那一篇文章我已经忘记了,依稀记得的结论就是:-

大师一:你不去看看,怎么知道集会是不是给骑劫?

结合我在另一个国际论坛的交流总结:网络是繁衍白痴之地,无国幸免。留言板上的“民意”,往往和现实不同。

大师二:如果多一个明白 Bersih 目标的人加入,不就为反骑劫多争一份力量?

再加上 黃進發/為何凈選盟這般SOP?(上)和 黃進發/為何凈選盟這般SOP?(下),我就被骗去了Bersih 4.0。

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四)

我很害怕如果不赶快写,就永远不会把台湾游记写完。生活有太多诱惑,单单惰性就很恐怖了。

上文: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三)

水火同源

第一次听到水火同源的时候,我立刻想到传说中冰火九重天,实在罪孽深重。

水火同源在台南的关子岭,山上一堆泥温泉。

本来关子岭不在我的计划之中,但是听到凯特姐说天气阴阴最适合泡温泉后,就兴致勃勃去了。

台南难得阴天。

七点起床,马上前往台南台铁站。虽说关子岭是在台南,却是在台南北部,要转三次车才到,可谓山长水远。

首先,要搭台铁到新营。

台铁票

再从新营搭公车到白水。最后,从白河到关子岭。

白河to关子岭

公车只会带乘客到关子岭半山。半山有很多温泉,放眼望去都是一写着泥温泉的招牌。

水火同源离半山有一个小山头,约一个小时的脚程。如果不是有爬山的习惯,或许我当时就会放弃水火同源,干脆泡一早上温泉算了。

征服槟城升旗山虽然不值得骄傲,但是也给了我上山的底气。来回两小时,还行吧?

再三和 7-11 的店员确定没有公车前往水火同源后,我就乖乖地顺着指标走上山。

台湾由于气候不同,车道旁的树林和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不一样。正好天气凉爽,我乐得边走边欣赏台南的大自然。

车道上只有我独行,偶尔有车子和登山摩托呼啸而过。

槟郎

经过满是槟郎树的山谷。

水火同源

站在温泉旁,能感到水火同源传来的热气。温泉里漏出的天然气燃起火来,看起来就像火从水出的奇观。

接下来还要走回半山。

温泉

下山前,泡个温泉,洗去一身汗,舒服极了~

台南统一狮

马来西亚人看足球、篮球、羽球、高尔夫球、壁球、网球……

就是不看棒球。

我则是什么球都不看。

前一天认识的加拿大大哥 Richard 旅行时喜欢观赏当地的体育赛事。他来到台南,自然不会错过台湾职棒。

除了学校运动会之外,我从没现场看过任何比赛。Richard 说他会为我解说棒球赛,于是懵懵懂懂的我就和他一同去台南市立棒球场。

从关子岭赶回来台南市,正好赶上统一狮对桃猿的棒球赛。

Richard 不懂中文,一起出游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我沟通。可是我对棒球一窍不通,花了一些口舌才搞清楚棒球赛的座位有份内野和外野。

票

单是入门票已经如此强大,简直热血沸腾!

既然是在台南看球赛,自然就和统一狮的粉丝坐在一起,傻的才支持桃猿。

Baseball

由于是统一狮的主场,广播、拉拉队和大部分观众都是站在他们一旁的。最让人震撼的是广播竟然会带领观众喊各种各样的口号。撇开拉拉队不论,但是观众一起不停喊口号就让我觉得很新鲜。统一狮打球,喊口号。统一狮坏球,喊再接再厉的口号。统一狮全垒打,喊全垒打的口号。

之前看过的赛事都是球迷各喊各的口号,没事的话就静静看球赛。遇到这种全球场一致不停喊口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

桃猿貌似也有自己的口号,可是完全就给广播盖过去了。

至于拉拉队,全场卖力都在跳,很专业。

去过日本的 Richard 不以为然,据他说日本职棒口号喊得更厉害。

VIP

传说中的 VIP 位,票价是贵在视野还是拉拉队啊?

统一狮

在棒球赛有派发为球员打气用的牌子,首次观赏棒球赛的纪念品,我忘了带走,留在台南。

首次一个人旅行很快就落幕,飞机还未抵达吉隆坡,我已经在盘算下一次要到哪里去走走了。

Bus最后,我带了一个问题离开台湾: Bus 在台湾究竟是叫公车、客运还是巴士?

或许以上皆是。

 

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三)

上文: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二)

府城台南

台南是台湾最老的城市,故称府城。「佰客‧台南」青年旅店的凯特姐说台湾的大城市中台南最有古早味。发展与传统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

台湾的四大名校,台清政成里的‘成’,指的是台南的成功大学。少时读《鹿鼎记》和一些历史故事,知道明朝郑成功的事迹。直到在台南的地图上看到成功大学,才意识到当年郑成功退守台湾,就是在台南立府的。

很遥远的明郑、《鹿鼎记》忽然就重叠在我眼前的台南夜景上。

台南建筑物不高,晚上没有满街弥红灯闪烁,丝毫没大城市的样子。台南街道上的交通状况,竟有三分似吉隆坡,车子行驶起来丝毫不让人,唯一和吉隆坡不同之处是车与车之间的距离不会太近。至少这点使台南比吉隆坡较适合用脚踏车和摩托车代步。

抵达台南的时候,卸下行李,已经是八点晚上。凯特姐带我和其他住客到附近一间叫李记的餐馆吃饭。晚餐后回到佰客‧台南的路上看到卖臭豆腐的小摊子。

臭豆腐

这是我自娘胎以来第一次吃臭豆腐!

第一口吃下去,果然名副其实。凯特姐说以前的臭豆腐才叫臭,现在的味道不够浓。

吃了几口之后,臭味慢慢转淡,吃着吃着就吃出滋味来。只是吃完之后,满口都是浓厚的口气,赶快喝几口啤酒冲淡。

台湾生啤酒18天

Taiwan Beer

说到啤酒,平日小酌的我一到台湾就每夜喝啤酒。价格便宜是其中一个原因。在台中喝罐装啤酒,到了台南就和大瓶装啤酒,简直是变本加厉。

照片右边的啤酒是台湾生啤酒 18 天。 一开始听凯特姐提起的时候,还是误以为是什么十八天的促销活动。弄清楚之后才知道是特别版本的台湾生啤,保存期十八天,十八天内比普通台啤还清爽可口,十八天一过味道就变了。其中道理,在官网查得到。

很多便利商店都不敢进这种啤酒,因此 7-11 和很多商店都没有卖,通常只有 turnover 高的餐馆能喝到。在台南的时候,我都是在小北百货买的。

台南的古迹大致上可以分为清、日和民国三个年代,越靠海的地区年代越早。在台南市观光的话,可以分成平安古堡、赤坎楼和孔庙三段路线来走。

以平安古堡为地标的一带离客栈最远,一口气骑脚车的话大约四十分钟。咋看之下好像很累,可是顺道攻赤坎楼一带景点的话,其实还蛮不错。上午骑车二十分钟到赤坎楼,参观景点之后在附近吃午餐。午餐之后再花二十多分钟就可以抵达平安古堡。

启介是我在台中认识的日本朋友,恰好也去台南。在台南,我们就下榻同一间客栈。隔天就结伴骑脚车游台南。启介与我同龄,却是个自由行老鸟,年纪轻轻已经去过多个地方。我和他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他在波利亚天空之境干过的蠢事。

即使人生地不熟,他行走台南的时候不用 GPS,拿起地图一瞄,对准方向就走。迷路当观光,穿梭于台南小巷中,或许是游台南的一种方法。

 

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二)

花费和行程在这里: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一)

临时抱佛脚不是个好习惯。

我离旅程三个星期前才开始做功课。说巧不巧,公司忽然在这个时段忙起来,搞得我头焦额烂,加班回家后也没精神好好安排行程。

到了上机前最后一天,我还在找资料。景点大致上都查好了,好玩好吃的都有个底,就是来不及研究台中和台南的公共交通。来到台湾后才发现其实有些人也是没有做足功课就贸贸然登陆宝岛。于是,我很无耻地把惭愧抛在脑后了。

台湾旅社的老板似乎很体谅住客没有做功课这一点。

2nd Trip Map

从这里,出发】旅社的墙上绘有附近几条街的地图。

Unicorn Map

Unicorn Hostel / 独角兽的旅行】青年旅舍不但上墙上贴满台中各个地区的地图,还有提供地图给住客。

好贴心!

第三天:台中

在台湾的第三天,我很早就起身,感觉有点困。前一晚买了啤酒后就和一位新加坡男生聊天。聊到十二点多,正想要休息的时候,一位美国大哥加入我们,我们又继续谈天说地,说美国、说台湾美眉、说把妹,一直到到半夜四点才上床就寝。

早餐

我超爱台湾 7-11 的饭团和各式各样的饮料。很适合当早餐吃,而且百吃不厌。

Google Navigation Apps 真的很方便,只要输入目的地,这个 Apps 就能指出要搭那一辆公车就能到达。

抵达宫原眼科的时候,道亨和伟若早已经在那等我了。自从他们俩去台湾留学后,我们很少机会见面。貌似最后一次出来喝茶,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

宫原眼科的雪糕看起来很棒,可是价钱也一样高端。我问道亨和伟若到时是哈根达斯还是宫原眼科的雪糕好吃。他们都说哈根达斯比较好吃。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排队买了。

我是无法分心的人,Multi-tasking 是写在履历表上骗老板的。伟若和道亨带我到一中商区逛的时候,我只顾着和他们聊天而把游客拍景点的本分忘得干干净净。

多年未见,不抓机会叙旧是白痴。

诚品

台中的中有诚品很有大学图书馆的感觉。又很像电影中的古老书库,或许只要抽出特定的书本,隐藏的密道就会在书架之间浮现。

我在台湾的期间,是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之后,正值反核四的时期。旅舍中自然有游客流连台北之际目睹现况,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免不了这个话题。

我本是台湾的过客,不宜乱议台湾课题。然,因此而漠不关心,则不妥。 国籍不是人与人之间唯一的牵绊,国籍不一样,也可以是文化上的兄弟、国际上的邻居。况且,借台湾之时局而反思马来西亚的情况,或有收获。

趁着和道亨他们出来玩的时候,就问他对此事的看法。这课题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这里不多说。

台湾正处于进退两难的时刻,愿宝岛能度过难关。马来西亚今日国内时局也闹得沸沸腾腾,愿天佑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