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城与碳乡

一整年打拼,累积下来的不止是压力和一身毒素,还有十个指头数不完的年假。基于公司没有年假兌换奖金的制度,无论如何我也得把假给请了。

虽然说我有许多方法来消化这段长假,我还是想出去走走。旅游预算早在年中的泰国之旅花得七七八八了。唯一的选择就是国内旅行。

上个两个星期,我去过丹绒士拔。这次就叫上两位朋友,随便计划路线,轻轻松松一路向北吧!

雨城太平

太平多雨,故称雨城。据说太平之好事之徒甚至拿雨来打赌,赌何时下雨,赌雨下在什么地方。

我们两点从万饶出发,路经金宝,衔着几个叉烧包继续上路,抵达太平时已是七点左右。绕着原是废矿湖的太平地标——太平湖,即使是周日湖边依然尽是人群。

天色渐晚,我们临时抱佛脚用 Four Square 和 Waze 寻找美食。Larut Matang 小贩中心无论是在 Four Square 还是论坛上皆受好评,可惜大部分的档口(包括网民推荐的美食)晚上都不开档。

肚子饿得咕噜噜,我们只好找个地方随便点菜吃。食物普通,价格略高,兴致勃勃的我们不去计较。

我们下榻的 Flemington Hotel 就在太平湖对面,一晚两个双人床的房间花费 RM 148。只要加多 RM 100 就能住在能看见太平湖的房间,问题在于早上太平湖给绿荫遮盖,晚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要不要花 RM 100 就见仁见智了。我们不知道太平旅馆的时价,觉得RM 148 便宜就住下来了。

太平湖
太平湖

雨树

太平湖的雨树,展现轻抚湖面的姿态。算是太平奇观吧!

太平动物园离 Flemingto Hotel 只有五分钟车程,十分方便我们这三个童心未泯的大男生夜游太平动物园。太平动物园晚间的入门票是 RM 20。太平动物园网站和入口处说明晚间开放的是 Night Safari,个人认为有误导之嫌。

我对于 Zoo 和 Safari 的理解是,Zoo 把动物关在笼子内,人类观赏笼子动物的生活百态;Safari 则是把人类关在车子上,人类观赏动物在野外的生活百态。

太平动物园的 Night Safari 是把动物关在笼子里的那一种。

夜游动物园另有一番风味。夜幕深深,黄灯斜照,不愧是情侣散步的好地方。凉风习习,夜间动物精神奕奕,虫鸣鸟叫狼嚎四起,无意间我们还看见偷跑出栏杆的袋鼠和没有合上大门的大象区。

大象区铁门打开难道是欢迎我们进去?四处并无管理员在场,我们实在不敢冒险闯入大象区。

逛完动物园,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或许是不懂门路,我们无论怎么找都只找到满是老阿伯的夜店。我们只好回到旅馆顶楼的 Sky Bar 喝啤酒。

碳乡十八丁

红树林立,放眼望去整个河口尽是又高又大的红树,若拿我平时看到的红树与十八丁红树相比,简直是先天缺陷、营养不良。

红树林

名副其实的红树林,目视之处,全是红树。

红树林是十八丁的天然资产,除了赋予各种生物,支撑十八丁的河口野生生态之外,十八丁的居民把红树支撑木炭。

十八丁有大约一百多座炭窑,马来西亚连戏剧《碳乡》据说就是在十八丁取景。

泉成炭窑的老板开放炭窑给旅客参观。

据他所说,十八丁百分之六十的木炭都出口至日本,其余的才出口去世界各地以及内销。

炭窑

炭窑四周弥漫十分浓厚的炭烧味,初闻之时觉得呛鼻,嗅多几次之后觉得有股木香。

炭窑3

泉成炭窑采用祖传方式,用砖块和黄土建立炭窑。每个炭窑能使用大约十年之久。

制造木炭的过程长达一个月。不同的时期,员工都要用特定的火候来烧炭。温度控制若出差错,轻则导致木炭品质不好,重则烧毁整个月的心血。

炭窑口

炭窑封窑之后,会留下通风口,以便员工加入红树桐或调整通风口的大小来控制火势。

2013-12-18 13.06.15

 

到了制作炭窑的中期,员工就能收集烘烤红树说产生的蒸馏水。根据炭窑和日本收购商的协议,收集蒸馏水的器材由日本收购商提供,而所有蒸馏水只能卖给该日本收购商。

这种碳蒸水有去除臭味、治疗皮肤病、美颜等功效。日本人收购碳蒸水,制成种种保养品和洗澡水,再以高价出售。

我们不重视的东西,别人接手就能制造出高端产品。感慨啊!

运河

河水涨潮的时候,就会有员工用舢板承载一摞摞年满 30 树龄的红树桐来到炭窑旁。

炭窑附近有个红树林保护区。

红树林3

无法辨识树种的城市人,若不看根部,根本看不出这是红树林。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有看过红树林。马来西亚一些旅游景点若有几个红树丛林,就会对此夸夸其谈。

可是那些所谓的红树丛,和红树林保护区的红树比起来,根本不够看。

红树林2

直到现在,我才第一次不如小学课本常常会提到的马来西亚自然资产——红树林。

红树林4

由于红树生长于缺氧和松软的土地松上,它的根部分布浅而广,形成奇形怪状的样子。红树的根部不但能在松软的土地支撑整棵树,由于根部内有通气道,有利于红树换气。

我们在十八丁的火车头海鲜餐馆吃午餐。听说以前这间餐馆所在地还真的是火车站。

十八丁

 

从火车头海鲜餐馆里拍摄十八丁河口的照片。远方绿油油的是红树林。

河风轻飘,偶尔水鸟轻叼河面,不是是否衔走鱼虾?

两天过得很快,转眼间我们又在南北大道上,前往吉隆坡的方向。

One Reply to “雨城与碳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