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新年之马上南下

没有度过农历新年,就不算正式开启新的一年,是我惯有的迂腐想法。

华人对新的一年的感觉应该是不同的。由年尾倒数开始,悠哉一个月后张灯结彩,除夕夜的团圆饭局举家欢庆,最后在元宵节的华灯下落幕,维持共一个月半的喜庆感,多好多好。

由于父母各来自马来亚半岛的南部和北部,每年在南北大道行驶的途程,约是南北大道全长的十分之七。这还不包括其他探亲活动,如此上下南北大道已经有二十多年。小学时期更是每个假期就回父母的家乡探亲。

说我看到南北大道不会吐,是骗你的!

至今,南北大道公司还没有给予我 VIP 优待,让人十分不甘心啊!

换个角度来看,马来半岛的南北大道是一幅由南到北,橡胶树、油棕园、热带雨林、果园、石灰山、无际稻田不断交替的长画。

这幅回乡壁画的南端是永平。

Continue reading “农历新年之马上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