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Super XJ 到末日重生(下)

(四)

我一听到「区区四十九」的节目概念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节目。创意十足之余,还很 clean。不需要复杂的机制就能达到节目效果。

「波站」的上半部,我累倒在会议室里,耳边尽是营员的欢乐声。单看负责人很认真把末日纸币印出来,就觉得很搞笑。这环节的游戏都很诙谐,连站名也很无厘头。简简单单的游戏,就能让营员投入其中。坦白说,「波站」受欢迎的程度,是我始料未及的。在阳光灿烂的下午进行,那画面竟是如此的明媚。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tanding, cloud, sky and outdoor

撇除有 Sunway 加持的「太阳帝国」,「波站」和「区区四十九」应该算得上是今年全国营节目组的镇组之宝吧。

「被拆散的时间」和「杀戮」我都在偏远的地方担任站长,所以并没能很好的感受环节的气氛。「被拆散的时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玩得汗流浃背、口干舌燥的营员竟然乐于接受吃柠檬、橘子的惩罚。柠檬所剩无几,营员还和我讨价还价要吃柠檬。「杀戮」的概念其实很不错,可惜我被派去当监狱长,没看到礼堂内的情形。

「无限轮回」是修改很多次的游戏,雏形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和邻居学二代的想法好像是要把 Killer 桌游变成大型游戏。省去复杂的猜心游戏,换上杀人卡;为了让被杀得人有翻盘的机会,所以有了复活卡;因为不懂怎么处置被杀的营员,灵机一动想出了守护卡。于是,就有了「无限轮回」。一开始我们担心这款游戏会很冷场,毕竟属于比较策略型的静态游戏。结果,营员把这三种卡玩得淋漓精致,现场各种纵横联盟,偶尔还有上演背叛戏码,最后形成第一组和第十八组两大阵营。

卡片是邻家小妹妹设计的。据说下了一番功夫呢。
卡片是邻家小妹妹设计的。据说下了一番功夫呢。

太阳帝国之前卖牙刷的环节,由于巴士没来接我负责的组到 Sunway,让我气得半死。所幸在这个技昌明的年代,偏远的地方都能叫到一辆 Uber XL 过来载我们。虽然很想看看营员如何玩我有份设计的游戏,可是因为要赶着回营地准备晚会,所以作罢了。路上还因为太累,还要劳烦瑶瑶帮我开车。感谢太阳帝国的其他负责人,他们比我更会玩,可能比我更适合主持太阳帝国的大局。

晚会和营火,是我在全国营里最大的挑战。以往在筹备其他营会的时候,我都会把晚会丢给其他组员。然而,有道是报应不爽,这次组长就把我列为晚会负责人之一。

如果说晚会,至多是我不太擅长的环节,营火则是我没有碰触过的领域。虽然说还有「纵火犯」帮忙我,但是我就是对于完全没有概念的节目很没有安全感。从筹备阶段开始,我就为了材料的事情烦恼。一直到入营为止,还很担心火架能不能起好、火种到底管不管用、枯枝够不够、火势最后能不能变大。这种焦虑要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我回到营地看到营长、调酒师连同「纵火犯」把木材架好,才停止。

财政和另外两个小瓜则是忙着 Bazaar 的事物。百忙中把猫头鹰推出去当主持,看到她玩得得心应手后,就很干脆地把主持交给她。

一路上麻烦了音响,真是抱歉。表演者都干得不错。最后被迫调整表演流程,把子文的表演移到分享会。到现在还是觉得对不起他。

第三天晚上都在赶流程,导致很多环节匆匆结束,营火也只烧了半个小时。可是,个个环节都是扎扎实实的,营员也玩得很开心。我现在还记得看到火燃起来的那一刻,那是连对组长的怨气都能烧得干干净净的烈焰。

(五)

如果说这个营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应该是没有跑到工委室找人哈拉吧(其实我也不敢去啦,心虚……)。

除了重新认识几位之前不熟的学记外,认识到几个小瓜也算是收货之一吧。青春活力、活蹦乱跳的小瓜啊~虽然他们不少让人批评,可是各自也有自己的强处,也很好使唤。希望他们成长后,能够驾驭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吧。

沟通能力一直是我深感缺憾的地方。真希望那么多工委中,往后还有一两位能保持联络的。无法联络,偶尔能在某些情况重逢,也是挺好的事。

多希望自己有植木的再会之才

(六)

正如我弟弟说的,全国营结束也是一代学记的结束。28 岁办中学生的营已经很扯了。不可能再有下次了吧。

前些日子,工作上出了一些状况,虽然已经上回轨道,这件事却诱导我重思自己的职业规划。全国营里的种种情况,也让我反省很久很久。

相比其他人用热血的姿态迎接之后的人生,奔3的我其实有另一番感触。就好像营的背景故事,是介于末日之后重生之前的时代。我的人生已到下一个阶段,我是时候想想该怎么「重生」。

 

从 Super XJ 到末日重生(上)

七年前,世界上的超级英雄接二连三失踪,英雄组织无奈之下紧急训练一批超级学记,以对抗恶势力。

七年后,世界毁灭,文明倒退。末日已到,重生未来,渺小的人类挥别过往的光辉,卑微地生存下来,直到有一天雪隆部落闯入某个遗迹。

(一)

为什么要回去办营,是我无法回避的问题。想来想去,或许……或许……我是个很得空的单身狗。

又或许,我两个弟弟和邻居一家都是学记,所以很容易跑回学记圈子里面。毕竟和他们出来喝茶,开口闭口都是学记。这种情况要等到邻家小妹妹彻底和学记脱节后,才会停止吧。

又或许,在职场混得疲倦了,想找别的事情做做。所以,全国营和马新营纯粹是一种 retreat?到底是哪边脑袋出了问题才会把办营当做 retreat 啊。

又或许,想看看某人。

最大可能:以上皆是吧。

(二)

「七年后再办营吧!」2010 全国营和相熟工委开的玩笑,从来没想过会成真。当年的团队早已经各分东西。那个很会编手语的学妹怎样了?当年帮我处理晚会的得力助手,据说在纽西兰过得很好。负责 Amazing Race 的家伙目前在新加坡。某个组员,在 2017 全国营可是很受小瓜欢迎的老家伙。

去年马新营的节目组组员,也只有一个加入全国营。本来还期待能和他们再次办营。

浏览 2010学记全国营专页 发现到点赞的人数竟然比  星洲日报《学海》雪隆区学生记者 多的时候,其实有暗爽一下。学弟学妹,你们不要输给化石啊。

对于是否要加入节目组,我曾挣扎一番。最后一个营,尝试新的组别是否会好一点?后来,我还是加入了节目组,因为里面有我觉得很有趣的人。

邻居学二代是个强人,平时和他常常吹水,却从来没有机会和他合作,这次总算如愿以偿。

组长是个很干练的人,从她平时的处事方式就可以看得出。虽然有一点固执,无可否认的是她把整个节目组带得很好。领导能力和控场能力也不是盖的。算是全能型的节目组啊~

(三)

雪隆区办全国营,往往很多实验性质的游戏。因为,闯关太普通了。这种精神的源头,应该是 17、18 届坚持学记办营要办得比雪隆其他组织还要出众的执念。2010年的全国营,当时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没想到 2017 年的全国营,学记能再次有突破。而且是全面性突破。

2017 年的全国营组织架构上比 2010 年的松散组织来得更有条理,走的是(相对)纪律分明的路。高层严格遵守自己的订下的条例,会议不脱离议程,会紧追各个小组的进程。

2017 的火锅膳食,完败 2010年的烧烤。七年前,还没有几个全国营的设计组有心思为每一区设计象征,所以当我们设计的各区超人一字排站开的时候,很受各区喜爱。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不知道是否受到了 Myiin 在马新营的表现,今年那比人还高的图腾和精美绘纹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Image may contain: night and indoor

更不用说词曲创作和宣传组了。连 MV 都做了出来。

所谓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就是指这种情形吧。

(待续)

 

 

2016年元旦

2014 年向2015 年交棒的那一刻,我不在人群中倒数。也没有一人窝在家,而是跑去当义工了。当时,也不知搬了多少箱水、经手了多少干粮、见过了多少千奇百怪的衣服。正当双手虚脱之际,不知不觉就进入 2015。

今年马来西亚经过半年的烟霾之苦,老天爷没有重演去年的水灾。我也窝在家里,无所事事玩着新买的游戏。

活了26年,也知道所谓的新年愿望是骗自己的。不如就让 2015 自己写下对未来的自己要说的话吧!

  1. 切记!你没有工作狂的命格!
    2015 年是忙碌的一年,我全面进入工作狂的状态。结果因为心神过度疲劳,到年中之后竟然产生工作怠倦,工作效率可耻地不升反降 (未来的我,这点你一定要做笔记)。

    虽然我成功用一年的时间和精神换取加薪,想想一下也是挺有成就感的,可是长久下去工作热忱会枯竭的。我很佩服可以连续加班把自己当成 7-11 也不会倒下的人,可惜我似乎不是这种人。别为了升职,而把自己变成企业僵尸。

    勤劳或许是种态度,把自己变成永动机可能是我等凡人不具备的特异功能,强求不得。

  2. 多和朋友聚聚
    当年一穷二白的我们都能翻转世界,没有理由现在袋子有点闲钱的我们玩不到什么花样。能喝茶就喝茶,能旅行就旅行。让多年前的冒险有续集,至少来个特别篇
  3. 多想想未来方向
    记得三十岁之前要长途旅行吗?屈指一算,还剩三年几个月。还有,如果要读研就要做准备啊!所以民宿到底是开不开?给企业界养胖的你,有那个骨气和潇洒吗?

    一开始想说见步走步,不知不觉就快走到三十大关。未来的我,未来到底要干嘛啊!你给我理清思绪。

  4. 处事圆滑一点
    别那么容易让怒火攻心。不说谎不隐瞒,也不代表就把原话抛给对方。同样的事情,不同的表达方式,效果会不一样
  5. 感情方面做到无愧于心
    一年多前在感情方面扑街后,是时候再站起来。
    对感情,不强求,也不怠慢。
    随缘,也要争取让她看到自己的机会

最后,祈祷 2016 年的我能记得这些话。

又喜欢一个人

为什么又说‘又’
为什么又说‘又’
二当家:为什么又说‘又’呢?

 

活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应当对自己的感情有所了解才是。至少要分得清楚自己对某女生是喜欢还是纯粹好奇,不是?

处理感情一向不是我的强项,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喜欢上一个人,至少短期来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喜欢就追啊~想那么多干什么?”很多人,无论男女都会怎么对我说。其实我也没有想太多,因为喜欢她,所以想尽办法找机会和她相处,是很自然的事情啊!可是与此同时,检验自己的‘心’不是也很重要吗?如果搞不清楚自己对那女生的感觉,追到手了才是麻烦的开始吧?

最近又梦到她。

Bersih 4.0 前一天

我向来不出席集会,虽然每次都很犹豫。不参加的原因有几个:-

  1. 我讨厌人多的地方。平时 PC Fair 我都不去。
  2. 参加聚会不是展示爱国的唯一方式。
  3. 我不认同这次集会的一部分呼吁。尤其是要纳吉下台,那种换汤不换药的声音。
  4. 公司对于 Bersih 的立场十分暧昧,我不太确定会不会给人暗中来,虽然几率很小。

当然,净选盟举办的 Bersih 4.0 还是以改革选举制度、争取人民集结权利、巩固(真正的)议会式民主等为先。

坏就坏在现任首相纳吉。纳吉自从上台之后,从蒙古女郎事件一直到 7 亿美元丑闻,他处理收尾、安抚民心的手段实在不堪入目。如果把纳吉的功过相抵,其实他和马哈迪不相上下,无奈纳吉的任期处于电子时代。马哈迪控制媒体以打压异己的方法,在这个网络媒体满天下的时代,纳吉无法复制。所以,就造就了纳吉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烂的形象。

至于马来西亚经济,我保持中立。马来西亚的经济前景不明,目前不上不足、比下有余,离崩溃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对于马来西亚不久就会等同希腊的言论,我觉得言过其实。

“Garbage in, garbage out” 是我踏入社会大学起一直听到的话。马来西亚根本就不是 GIGO 的问题,而是整个系统就是专为垃圾而设,因此不管你丢什么材质进入这个系统,系统都会去其精华,把糟粕留给你。政党内部,抱有理想的人无法上位。朝廷中,落力发展国家的人没几个。整个选举制度选举划分不公,城市选区几票甚至十几票才有乡区一票的重量。议会权利划分胜者全拿,弱势群体往往无法获得重视,小党也无法获得发展的机会。

以上是我认为马来西亚的毒瘤,是系统不是个人。

如果 Bersih 4.0 为政党和纳吉下台的呼声所骑劫,我这个内向的人实在提不起劲上街。与其参与治标不治本的游行,当键盘战士没什么不好啊~而且我至少会是个乖乖缴税、按时投票、顺便贡献 EPF 的键盘战士叻!

好死不死,Bersih 前两天上网搜搜新闻和评论。看过那一篇文章我已经忘记了,依稀记得的结论就是:-

大师一:你不去看看,怎么知道集会是不是给骑劫?

结合我在另一个国际论坛的交流总结:网络是繁衍白痴之地,无国幸免。留言板上的“民意”,往往和现实不同。

大师二:如果多一个明白 Bersih 目标的人加入,不就为反骑劫多争一份力量?

再加上 黃進發/為何凈選盟這般SOP?(上)和 黃進發/為何凈選盟這般SOP?(下),我就被骗去了Bersih 4.0。

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二)

花费和行程在这里:背包 LVL 0 – 乱走台中台南(一)

临时抱佛脚不是个好习惯。

我离旅程三个星期前才开始做功课。说巧不巧,公司忽然在这个时段忙起来,搞得我头焦额烂,加班回家后也没精神好好安排行程。

到了上机前最后一天,我还在找资料。景点大致上都查好了,好玩好吃的都有个底,就是来不及研究台中和台南的公共交通。来到台湾后才发现其实有些人也是没有做足功课就贸贸然登陆宝岛。于是,我很无耻地把惭愧抛在脑后了。

台湾旅社的老板似乎很体谅住客没有做功课这一点。

2nd Trip Map

从这里,出发】旅社的墙上绘有附近几条街的地图。

Unicorn Map

Unicorn Hostel / 独角兽的旅行】青年旅舍不但上墙上贴满台中各个地区的地图,还有提供地图给住客。

好贴心!

第三天:台中

在台湾的第三天,我很早就起身,感觉有点困。前一晚买了啤酒后就和一位新加坡男生聊天。聊到十二点多,正想要休息的时候,一位美国大哥加入我们,我们又继续谈天说地,说美国、说台湾美眉、说把妹,一直到到半夜四点才上床就寝。

早餐

我超爱台湾 7-11 的饭团和各式各样的饮料。很适合当早餐吃,而且百吃不厌。

Google Navigation Apps 真的很方便,只要输入目的地,这个 Apps 就能指出要搭那一辆公车就能到达。

抵达宫原眼科的时候,道亨和伟若早已经在那等我了。自从他们俩去台湾留学后,我们很少机会见面。貌似最后一次出来喝茶,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

宫原眼科的雪糕看起来很棒,可是价钱也一样高端。我问道亨和伟若到时是哈根达斯还是宫原眼科的雪糕好吃。他们都说哈根达斯比较好吃。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算排队买了。

我是无法分心的人,Multi-tasking 是写在履历表上骗老板的。伟若和道亨带我到一中商区逛的时候,我只顾着和他们聊天而把游客拍景点的本分忘得干干净净。

多年未见,不抓机会叙旧是白痴。

诚品

台中的中有诚品很有大学图书馆的感觉。又很像电影中的古老书库,或许只要抽出特定的书本,隐藏的密道就会在书架之间浮现。

我在台湾的期间,是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之后,正值反核四的时期。旅舍中自然有游客流连台北之际目睹现况,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免不了这个话题。

我本是台湾的过客,不宜乱议台湾课题。然,因此而漠不关心,则不妥。 国籍不是人与人之间唯一的牵绊,国籍不一样,也可以是文化上的兄弟、国际上的邻居。况且,借台湾之时局而反思马来西亚的情况,或有收获。

趁着和道亨他们出来玩的时候,就问他对此事的看法。这课题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这里不多说。

台湾正处于进退两难的时刻,愿宝岛能度过难关。马来西亚今日国内时局也闹得沸沸腾腾,愿天佑马来西亚。

农历新年之马上南下

没有度过农历新年,就不算正式开启新的一年,是我惯有的迂腐想法。

华人对新的一年的感觉应该是不同的。由年尾倒数开始,悠哉一个月后张灯结彩,除夕夜的团圆饭局举家欢庆,最后在元宵节的华灯下落幕,维持共一个月半的喜庆感,多好多好。

由于父母各来自马来亚半岛的南部和北部,每年在南北大道行驶的途程,约是南北大道全长的十分之七。这还不包括其他探亲活动,如此上下南北大道已经有二十多年。小学时期更是每个假期就回父母的家乡探亲。

说我看到南北大道不会吐,是骗你的!

至今,南北大道公司还没有给予我 VIP 优待,让人十分不甘心啊!

换个角度来看,马来半岛的南北大道是一幅由南到北,橡胶树、油棕园、热带雨林、果园、石灰山、无际稻田不断交替的长画。

这幅回乡壁画的南端是永平。

Continue reading “农历新年之马上南下”